棱皮龟 布置小型陆龟饲养环境的方法 教您辨别刺山龟的性别 如何接触大鳄龟 龟龟腐甲的原因及治疗方法 我的卡罗莱纳箱龟
乌龟的起源与历史
如何驯化野生龟
浙江:正宗野生甲鱼可不好买 全省日
如何“驯化”家养龟龟
百岁老龟去世主人想捐龟体
双头巴西龟 宠物市场开价千元
合肥突查甲鱼市场
为龟龟加温不冬眠
办公室养龟龟八卦风水说
农业部:送999只绿海龟回家
300公斤“龟王”命丧东海
海龟通过卫星发回信号
饲料涨价养殖量减少 福州甲鱼价涨三
农业部长广东省长放流海龟 追踪其半
饲养龟龟的乐趣
关于我国的龟鳖的发展前景
早前检获307只印度星龟现况
养殖户给甲鱼吃助长素 被“催”大的
解析鳖与光的关系
草食动物与植物毒素
2006国际海龟年宣传月启动 近千
龟龟最新动态
鳄鱼养殖水温调控以及病害防治
龟蛋孵化天数与积温有关
华东上海巴西龟动态

乌龟的起源与历史

    阅读次数:0     录入时间:2011-5-25

  乌龟在地球上存在起码有2亿多年的历史。它是与恐龙同时代的动物。侏罗纪时期,乌龟等动物就与占据动物界霸主地位的庞然大物——恐龙相处一个历史环境中。后来环境剧变,恐龙灭绝,而乌龟却逃过了这一大劫。

  乌龟2亿多年来,乌龟躲灾避难无数次,活到今天,确为奇迹。人们远古时期就把它当作灵物和吉祥物顶礼膜拜。因此,在人类文明的长河中,又派生出的涓涓不息的乌龟文化。

  翻开我国传统文化典籍,与龟有关的神话故事比比皆是。如女娲补天神话中“断龟足以立四极”;老幼皆知的大禹治水故事中“元龟负青泥于后”;晋朝郭璞的《尔雅龟赞》曰:“天下神物,十朋之龟”等,不胜枚举。古人一向将麟、凤、龙、龟视为人间四灵,宋代的《十三经注疏》载:“象物,有象在天……麟、凤、龙、龟谓之四灵。”

  古人一直将龟视为吉祥的象征,许多氏族部落将龟作为本族的族徽,信仰龟为本族的祖先和保护神,所以龟成为人们心目中至高无上的神圣之物,龟图案也成为一种最吉祥的图案。殷商时期,商王朝将龟图案铸在青铜器上。宋代以前,民间凡有嫁娶、生育、贺寿、建房等喜庆场合,均有龟的工艺品摆放于厅堂上。古代的货币称为龟币;战国时期的大将之旗以龟为饰;汉代大官所用金印的印钳都是龟形;唐代武则天特地把官员的佩袋由鱼形改为龟形,调兵遣将的发号令也为铜质龟形。龟壳还是古人占卜的用具,其中《礼记·曲礼上》曰:“龟为卜,策为筮”,是古代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东西。

  人类食用乌龟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二千多年前的诗经时代。《小雅·六月》曾提到:“饮御诸友,龟鳖脍鲤。候谁在矣?张仲孝友”;《大雅·韩奕》也载有:“其肴为何?龟鳖鲜鱼;其簌维何?维笋及蒲。”除玳瑁外,几乎所有的龟鳖均可食用,其中以乌龟、三线闭壳龟、黄喉拟水龟、中华鳖居多。特别是龟类的药用价值引起人们的关注。民间中各地以龟入药,并以各种中草药配伍,不但增强了人体的体质,而且治愈了许多疾病,甚至是疑难杂症,因而对此实验、收集、著书。成为当时期民间龟文化的一大特色。

  李时珍在医学巨著《本草纲目》中突出地写到了龟鳖的食用和药用价值。书中写到:“介虫三百六十,而神龟为之长。”“龟、鹿皆灵而有寿。龟首常藏向腹,能通任脉,故取其甲以补心、补肾、补血,皆以养阴也”。而后的《本草衍义补造》、《本草道言》、《本草名要》、《本草正宗》、《本草求真》又相继记载了龟鳖的功效。

  秦汉时期的《神农本草经》和明代的《本草纲目》对龟鳖的医药功效研究开了先河后,后人也不断开掘进取,如《医林纂要》、《名医别录》、《药性论》、《临证指南医案》……,均对龟鳖有专论。

  乌龟平安地度过了几千年,而今它的处境如何呢?

  近代,由于工业化加快,农田和森林锐减。加上农药广泛使用,水质污染严重,水中微生物和小动物大大减少,致使龟类少了很多“住所”,断了很多“粮”。另方面,由于人口剧增,加上市场经济不断刺激饮食消费,人们吃野生动物蔚然成风。在利益的驱使下,滥捕滥捉比比皆是,屡禁不止。野生乌龟生活在大自然中经常险象环生,惶惶不可终日。

  上个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神州,日益繁荣的市场驱使各种名优水产养殖风靡一时。乌龟养殖业也沿着鳖业之路发展起来。

  为了促进乌龟人工规模化养殖的成功和发展,全国各地的一些水产研究所,一些大学的生物专业研究室及一些大型乌龟养殖场对乌龟进行了一些基础理论和应用科学方面的研究。如围绕乌龟的生活习性、食性和生长进行了“乌龟生态习性”方面的研究;围绕乌龟性成熟年龄、产卵习性、产卵量、产卵的形态与重量、性别决定的条件,胚胎发育等进行了“乌龟繁殖习性”方面的研究。这些都取得了不少成果。同时,在人工养殖方面,又进行了乌龟人工养殖技术、人工孵化技术、乌龟疾病的防预和治疗、乌龟和养殖环境因素的关系等方面的探讨和总结。在乌龟人工配合饲料研究方面也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广东的暨南大学生物系、广东大型龟鳖养殖场——广东绿卡实业有限公司、南京龟鳖研究所和湖南省水产研究所等单位在乌龟理论探讨和科学实验方面都比较全面成功地总结了系列经验,为乌龟人工规模化养殖的成功和发展奠定了深厚的理论基础。

  如果说乌龟躲过了1亿多年前那场翻天覆地的地球大动荡、大演变之天灾带来的劫难,那么乌龟又能否躲过今天这场人间大污染、大捕杀之人祸带来的劫难呢?人们都在想,越过第一次逆运靠乌龟自己,如果要越过今天这场逆运,恐怕它也力不从心了。

  毋庸置疑,拯救乌龟的命运历史地落在人类身上。我们一方面要禁止乱捕乱捉,并改善乌龟生存的自然环境,同时须大力开展乌龟养殖业,让乌龟处处“子孙满塘”,不断繁衍。不能让它们的命运断送在我们这代人手里,遗憾地使其成为1亿年后的真正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