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臭的花美国开放 [常绿花卉]-沿阶草 [一二年生草花]-蛤蟆草 [水生花卉] [常绿花卉]-马蹄金 [一二年生草花]-金盏菊
国庆北京花卉景观布置启动 长安街边
河南“七彩园林”红花酢浆草旺销
“神州第一街”:春花夏荫秋景冬绿四
云南首家国兰产业化示范基地年内产兰
温州:花商各有招数度淡季
中国在英国推介植物保护战略
“西部兰花”红掌盆花淡季不淡
九月份花卉病虫害发生趋势及防治意见
北京:中山公园芍药盛放 十万余株芍
武汉:花市进入“青黄不接”时节
首届中国泰山国际兰花节泰山苗木花卉
当今花市流行三种花卉
“炒兰热”山东波澜不惊
肯尼亚鲜花产业衰退严重
贵阳市乌当区鲜切花产业发展形势喜人
昆明专家为黄莺花正名:不是植物杀手
法国植物学家建造出令人惊叹的空中垂
生态公益林到底怎样赚钱 看看浙江安
插花如创作,花束也是艺术品
秦皇岛:举办迎奥运第六届迎春花展暨
观点 对自然景观要多保留少改造
澳门举办第七届荷花节
研究发现紫松果菊草药可防治感冒
寻找淡季盆花市场宠儿
上海环保与生态建设成果喜人

“炒兰热”山东波澜不惊

    阅读次数:28     录入时间:2009-11-12

      近年来,一股“炒兰热”在四川、云南、江浙等地平地而起,并迅速波及全国。3万元、20万元、300万元、1400万元……这是一株兰花在不到两年时间内的价格变动。在2006年举行的贵州兰博会上,一株极品“天逸荷”的成交价达到1100万元的天价;而今年3月举办的武汉兰花博览会上,更是传出1400万元的天价。

  山东是国内公认的养兰大省,但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炒兰热”在山东市场却波澜不惊,许多名贵品种的价格甚至比去年有不同程度的下降,个中缘由耐人寻味。

  上周末,记者在省城最大的兰花交易市场———济南英雄山文化市场看到,花卉区的业户们虽然都有兰花出售,但大多是四季兰等数十元到数百元不等的普通兰花,购买者并不多。记者采访了几位购花者和摊贩,发现人们几乎都是出于爱好才购买的,买回去也是“自己养着玩”,真正的“炒家”微乎其微。

  郭其友是英雄山文化市场上一位较有实力的兰商,他开设的“兰馨苑”公司在济南市有两个分店,在郊区的种植园中养了数千株兰花。记者采访时,他正在办公室与几位兰友闲谈。他透露的信息令记者颇感意外:去年下半年以来,山东的名贵兰花价格不但没有随国内行情走高,反而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就拿比较名贵的几个品种来说吧,每株苗的价格分别下降了数千元不等,市场比较清淡。”郭其友掰着指头说给记者听:“‘大叠彩’现价2.3万元左右,去年是3万多元;‘关顶’现价3.3万元,去年是3.6万元;‘程梅’现价1.5万元,去年是1.8万元。”

  谈起山东兰花价格下降的主要原因,郭其友认为,去年以来股市的火爆分流了炒兰者的资金,“买兰的人少了,价格自然就掉下来了。”这与南方等省市炒兰者的“豪气”和“执著”有很大的不同。据介绍,在四川等地,手中握有上亿元甚至十几亿资金的炒兰者不在少数,“炒兰”获得的收益远远大于股市收益。

  郭其友告诉记者,兰花有级别,兰商也有级别,从全国来说,一万、两万是初级,十万、数十万是中级,百万级的也大有人在,最高的千万级别前两年已经诞生了。从这个角度来看,山东几万元一株的兰花只能算“小儿科”,就算拼命炒作,也掀不起多大风浪,只能躲在一边看热闹了。

  据不完全了解,在济南,像郭其友这样规模的兰商大约有近20家,兰友数千人。在这个圈子里,养兰、卖兰大多是个人爱好,玩得最多的是数百元至上千元一株的低档兰花,而这种档次的兰花价格多年来一直比较稳定。

  记者随后采访了山东省兰花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徐同吉。他也是中国兰花学会和协会的常务理事,痴迷兰花几十年,人称“齐鲁兰痴”。徐同吉对国内流行的“炒兰热”十分反感,他断言:山东虽是养兰大省,但由于本地不生产兰花,因此“没资格”炒兰,“炒兰热”在山东很难流行开来。